蜜蜡琥珀的前世今生

蜜蜡自古就被藏族视为吉祥、神圣的珍物,深受喜爱。藏族姑娘因蜜蜡的点缀更美,藏族男儿因蜜蜡的衬托更威武,它也是信仰的承载,尽管蜜蜡不是藏族独有之物,但是它在藏族人生活中的地位,足以使其成为我们了解藏族文化的一个入口。

蜜蜡是什么?

作为琥珀的一个品种,蜜蜡有特殊的颜色、光泽,还有半透明的感觉,使之显得颇有神秘感,特别是它具有上万年的使用历史,又是佛教“七宝”之一。在世界储量产量最大,开采时间最长,使用历史最悠久的波罗的海的琥珀矿藏里面,琥珀和蜜蜡是一起伴生的。

在外观上两者最大的不同就是琥珀比较清澈透明,蜜蜡则比较温润不透明。如果按照透明度来划分,可以将琥珀分为透明的琥珀和不透明的琥珀,不透明的琥珀一般以蜜糖的黄色为主,具有蜡状的光泽和质感,因此被称为蜜蜡。还有一种琥珀外观上既有透明的部分又有不透明的部分在传统上有一个比较特殊的名字叫金绞蜜,因为琥珀中最为人重视的种类是金珀,这名字取其同时具有琥珀和蜜蜡两种特征的意思。

因此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蜜蜡应该是属于琥珀里面的一个种类,在西方直到现在蜜蜡和琥珀在单词拼写上并没有区别。中国把蜜蜡和琥珀从名称上开始区分开来也是明代以后的事情。

琥珀也来源于蜜蜡

大量的琥珀原料通过当时东西方贸易的通道从欧洲经过西亚到达遥远的东方。从历史记载来说,早在汉代官方的史书就对这样的贸易行为有着详细的记载:大秦多金银、珍珠、琥珀、琉璃。大秦(当时对罗马的称呼)的很多特产是通过与安息国(现在的西亚地区)的贸易再经过身毒(现在的印度)经海路转卖到中国。或者是沿着当时的丝绸之路从西亚经过现在的中亚地区从西北方向进入中国。文献里记载的琥珀应该就是源于波罗的海的琥珀蜜蜡原料。这些琥珀蜜蜡原料交易的道路虽然由于战乱时有阻隔,但是还是一直延续下来。

蜜蜡在各历史时期

辽代时由于契丹人对蜜蜡材质的热爱以及国家位于当时东西方贸易道路沿线的便利,使得辽代的蜜蜡雕刻不论是在品种数量还是在工艺上都达到了非常高的地位。特别是近代发掘的很多辽代高级贵族墓葬里的蜜蜡雕件更加给人有直观的认识。在出土的辽代琥珀蜜蜡雕件的用料上来说可以比较明显的看出当时使用的原料以蜜蜡占绝大多数,有一小部分是金绞蜜的原料。透明的琥珀原料几乎见不到,说明当时已经开始有目的地进行原料的选择了。契丹人选择使用不透明的琥珀——蜜蜡,而不是比较透明的琥珀,是受了当时处于主流文化圈的中原王朝的影响,与当时中原王朝更喜欢玉而不是完全透明的水晶制品的现象有异曲同工之处,也可能和当时契丹人建立的辽国深受中原儒家“中庸”和“内敛”思想的影响有关,它的美就在于那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神秘感。

明代时的蜜蜡雕刻制品,由于绝大部分原料是波罗的海的蜜蜡原料只能通过海外贸易的方式取得,其材质的珍贵而被当时所重视,因此明代蜜蜡雕件不论是镶嵌件还是圆雕件,都以随形雕刻为主,题材主要有瑞兽,花鸟也有一些人物。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当时能够雕刻蜜蜡制品的工匠皆为能工巧匠,所制造的蜜蜡雕件不论从选料,整体的设计和细部加工的技艺上无一不是匠心独具的精品。

清代的蜜蜡雕刻制品在品种和工艺上比明代又有发展。品种上包括首饰,服饰,器皿,陈设以及配件等等。清中早期的蜜蜡雕刻制品部分的延续了明代的工艺和品种。但是蜜蜡原料的珍稀和难以取得的情况并没有很大改观。在清中期以后蜜蜡雕件的工艺水平也开始走下坡路,同时蜜蜡雕件的题材也更加民间化,随着时代的变化也增加了五福捧寿,双喜临门等民间常用的纹饰。蜜蜡雕件也由当年为富贵之家所用的珍稀之物也逐渐变为民间也相对常见的东西了。

蜜蜡作为传统上的珍贵材质,与珊瑚松石等其他珍贵材质一样是藏族喜爱的饰物之一。即使是生活条件不好的人,如果有能力也会买一些蜜蜡作为首饰佩戴。

作为佛教七宝之一的蜜蜡在西藏传统首饰中也占有了重要的地位。在藏七宝中,蜜蜡琥珀具有驱邪定魂的能力,由于常年累月供奉佛前,受到香油、灯火的热能影响,而产生不同变化。如玉般美丽,宝石样闪光。因此,随身佩戴有辟邪护身、安神定惊、护佑平安的功效,又因其象征意味,高僧大德的胸前,也总挂着一串高贵的密蜡念珠,以示尊严。

现在在藏区能够找到的老蜜蜡其实按照原材料的来源都应该是波罗的海地区的,后来通过中原或者西亚的贸易通道进入了藏区。简单来说是进口原料,本地制造。藏族传统首饰的表现形式,取决于藏民族的思想观念、社会形态,以及传统的生产生活方式。尤其是传统的游牧生活,更需要将全家,甚至几代人所积累的财产转化为珠宝首饰满身披挂,而四处搬迁去寻找水草丰盛之地,既安全又方便。如果遇上的自然灾害的话,这些珠宝会具有很好的变现能力,可以渡过难关。所以藏民族所穿戴披挂的不仅是服装饰件,而且是一笔巨大的财产,显示的不仅是美,而且象征着豪华与富有,其绚丽与贵重令人眼花缭乱。蜜蜡作为传统上的珍贵材质更加与珊瑚松石等其他珍贵材质一样是藏族喜爱的饰物之一,即使是生活条件不好的人如果有能力也会买一些蜜蜡作为首饰佩戴。在康巴牧区的节日盛装上更加的使用大量的蜜蜡作为首饰。藏区民间佩戴使用蜜蜡主要简单加工的珠子和片状头饰为主,通常喜欢鲜黄色,因此经常会把得到的带有深色氧化层的蜜蜡外表抛光以露出鲜黄色。据说在藏药里面也有用蜜蜡作为重要的配伍成分的。

从清代开始,每年作为地方政府向中央政府进贡的丹书克中,蜜蜡数珠更加是必不可少的贡品之一。直到现在故宫保存的档案和实物都有详细的记载。在民族文化宫举办过的展览还曾经展出过当年达赖喇嘛向毛主席敬献的蜜蜡珠串。这从侧面也能反映出当时藏族贵族对蜜蜡的珍视。在藏族贵族使用蜜蜡方面与平民最大的区别就是不会以鲜黄色为美,能够保留自然形成的深色氧化层。并且除了作为饰品之外,很多大个头的蜜蜡珠子是作为供佛之用的。在西藏的一些寺庙里面也偶尔能见到用蜜蜡雕刻的佛像。

现在由于蜜蜡作为珍贵材质越来越被人们所重视,也经常会出现一些以假充真或者以次充好的事情。

前几年流行过一段的所谓的雪山蜜蜡其实只是化学合成的物质。与传统上的蜜蜡并无关系。

新蜜蜡和老蜜蜡

现在比较常见的作假方法是用蜜蜡碎料熔融后再加以加工,这样的再生过的产品外表很美也没有杂质,但是却缺少了自然形成的蜜蜡所特有的特点。这样的产品以珠子为主。但是价格比用天然原料制作的产品价格要低廉得多。

要区别蜜蜡器物的新老主要是从氧化层和开片上来鉴定。老的蜜蜡器物会随着时间的变久在外表形成深色的氧化层。开片则是由于气温的变化而形成的大小不一的开片。根据氧化层的深浅和开片的形状能够为判定蜜蜡器物的新老提供相对可靠的依据。虽然现在有通过烤色的方法来给新的蜜蜡珠子增加氧化层颜色和通过加热后降温的方法来制造开片,但是仔细看的话还是能够比较简单的辨认出新老的。

 

 

Posted in 蜜蜡.

发表评论